军旅作家王毅“八一”前夕对话吕薇谈艺术精神

来源:UU快3作者:王毅责任编辑:马嘉隆
2019-07-24 11:19

王毅:在你的邀请下看了由你主演的歌剧《呦呦鹿鸣》,让我看到一种艺术精神,你能介绍一下相关情况吗?

吕薇:《呦呦鹿鸣》以诺贝尔奖得主屠呦呦为题材,讲述的是青蒿素研究成果背后的故事,由孟卫东作曲,咏之、郭雪编剧,廖向红导演。这是一部叙事性的民族歌剧,也是一部精神之剧,以屠呦呦及家人的内心独白、合唱、对唱等演唱形式,展示她的逐梦故事,表达她对事业、对爱人、对父亲、对病人的真挚情感。屠呦呦教授是我的老乡,很高兴能出演这个角色。

王毅:当初是怎样接到这个角色的呢?

吕薇:在屠教授获奖一年后的一天,我突然接到出品人邹建红的电话,说他们要排一个关于屠呦呦的剧目。屠呦呦有一些江南女子的特征和特点,年轻的时候也很瘦,我和她有相似的地方,也是一种缘分。怀着对家乡偶像的敬意,觉得能在舞台上扮演她是很了不起的事,所以我就欣然答应了。

王毅:我们都知道,你的专业是唱歌,当然你也出演过多部歌剧、音乐剧及话剧并担任女主角,如《赤道雨》《蝴蝶之恋》《西游梦》《锦绣过云楼》《一千个春天》《大地铭记》《世界就在我眼前》等等。我认为,艺术精神始终渗透人类精神的深层世界。我们都知道演女科学家和平时饰演别的角色肯定不一样,女科学家内敛、低调,从艺术精神的角度演绎应该有一定难度。你是怎么去把握的呢?

吕薇:科学是对朴素文化观进行了思辨性诠释,如何用歌剧这种艺术形式呈现科学的生趣与超脱,确实有难度。当时导演推荐给我两本书,一本是《屠呦呦传》,一本是《理想治愈世界》。屠教授是上世纪30年代出生的人,家庭条件很好,有大家闺秀的气质,我就特意去找了一些上世纪三四十年代的学者和才女的书籍,力图把这个角色演得和屠教授本人更相似。当然对一个歌唱演员来说,演歌剧也算是挑战,要准备充分,把表演、歌唱准备得很到位。我在剧中饰演的16-40岁这个年龄段的屠呦呦,对于我来说,演40岁没什么问题,比较适合,但演16岁的小姑娘就不太容易了,因为16岁女孩和爸爸之间的那种情感比较难把握。通过观察,并请我的导师马秋华在声乐上给予指导,最终找到了那种艺术精神感觉。

王毅:我记得里面有这样一个片段,就是屠呦呦在用她发明的药,她在拿她自己做实验。

吕薇:对,对,对,这是发生在屠呦呦身上的真实故事。

王毅:这件事情我觉得特别崇高,因为没有人比研究者更清楚使用这个药品的风险和可能付出的代价。譬如各种难以预估的后遗症,甚至还可能付出生命的代价。

吕薇:对,我们说她就是以身试药。歌剧中有一段唱腔,我觉得比较有总结性的,那就是“愿学神农尝百草”,她就是以这样一种无私无畏的精神孜孜不倦开展科研工作,这也体现了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这批知识分子具有的坚定的信仰和情怀。因为是国家交给的任务,她们责无旁贷,不惜一切代价都要给研究出来。一次不行两次,两次不行三次,一共研究了三年,然后直到191次才成功。成功了之后,因为它要临床投放到更多的人群,更多的国家,更多的地域,为了确保万无一失,所以她认为只能由她自己来以身试药,因为她说她是科研组长,她也愿意为此付出所有。这个情况说起来可能会觉得有点残酷,但是对她们来说,对那个年代的科学家来说,这就是科学精神,这就是信仰的支撑。所以我觉得人可能获得的最大力量,就是来自于信仰的支撑。

王毅:你见过屠呦呦本人吗?

吕薇:我没有见过她。这一点说起来可能好多人会觉得非常的诧异,其实这正好体现了屠教授自己的人生观价值观。也就是说她不会因为荣誉,或者说你要去赞美她歌颂她,她就会从科学研究的世界里抽身对你做出回应。也恰恰因为这一点,反而使我更加敬重她、仰慕她。

王毅:屠呦呦面对各种各样的表彰、铺天盖地的荣誉,没有迷失心智,因为她深深明白,作为一个从事科学研究的人,一定要沉下心来做事才能不断取得新的成果。记得获奖后的她曾说过这样一句令人深思的话:任何想要做大事的人,都要有一颗沉静的心。

吕薇:是的,屠呦呦在取得科学成果之后静下心来潜心著述,她曾发表了很多关于医学领域的论文,这些论文也得到了业内同行们的认可。屠呦呦取得的成就跟她踏实的性格是分不开的,如果屠呦呦是一个心浮气躁的人,在取得一点成绩就沾沾自喜的话,那她也就不可能成为一个伟大的科学家了。

王毅:屠教授的确值得我们尊敬、学习。那么你们这个剧演了多长时间了?现在已经演了多少场了?

吕薇:从2017年开始到目前为止,我们已经演了52场,观众近6万人左右。每次演出都反响强烈,观众无不为屠教授的科学观所感动,已经成为一种文化现象。

王毅:一切文化现象均渗透着人的意识存在,“科学精神”也不例外,它代表了中华民族文化新的历史诉求?

吕薇:对,可能她认为,一个民族固有的艺术风格和科学精神都是一脉相承的。你们该怎么演就怎么演,但是我还是我。她就是始终做一个平凡的、沉静的自己。虽然她现在已经89岁高龄了,但她还是继续沉浸在她的科研世界里。我觉得这种科学精神,不断提升我的艺术精神,二者并重让艺术的表演力进入另外一种境界。

王毅:这种境界跟性别也没有关系。

吕薇:是的,跟她得到多高的荣誉也没有关系。好像感觉一切在她的眼里,在她的世界里,一切都是从零开始,永远都是从零开始。就是将这样一种精神光芒烛照世界。

王毅:随时在提醒自己。

吕薇:对,所以我觉得这种科学精神对于我们艺术工作者,特别是当今的青年人来说,更值得好好学习。

王毅:是的。科学精神与艺术精神是相通的,都包含了真善美。

吕薇:那么刚才你还提到对科学家的这种演绎。科学家的生活其实很单调,她的191次实验是一模一样、重复的。工作环境也很恶劣,因为她研制的环境必须要在低温中提取,从而得到了抗变。她的研究用到的是乙醚和酒精。所以她们工作组的人,大部分人过一段时间就要换一组,因为乙醚有麻痹的作用。长期在这样的环境里工作,她们受到的影响最严重。

2015年10月,屠呦呦在瑞典斯德哥尔音乐厅领取了“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由于身体都不是太好,是推着轮椅去的,就在她上台领奖的那一刻,她起身走上去的。细心的人还可以回看那个视频,她领奖的时候,她走路时是稍微有点晃的,脚步有点飘。其实这也体现科学家对国家、对科学的态度,我们都需要学习这种顽强不屈的精神。正因如此,我们在舞台上倾力来演绎这样一个角色,这个剧我们还会演下去,也希望更多的人能亲临现场,能够亲身感受到我们的中华英雄、中国科学家的崇高与伟大。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